隐秘的角落-别小民警小民警

男人没有野心就不算男人,女人不会做饭就不算女人,人没出息就不算人。


这种看似有理的「人生智慧」我真的是见得太多了。

什么「来都来了」「还是个孩子」「大过节的」「都不容易」,其实都是那种看上去安慰人、激励人,但实际上特别春虫虫也很反逻辑的。就拿「男人没有野心就不算男人」这句话来说,说话的这个大爷先预设了一个男人要有野心的靶子,然后对着这个靶子疯狂输出。



逻辑上,这是犯了「没有真正的苏格兰人」类的错误。

很多时候,对于一个组成部分存在合理性的事物,对于其它组成部分并不具有合理性。我们常能观察到事物之间的一致性,所以当一致性不存在的时候也会偏见的认为有一致性。你试图通过马后炮和修改标准的方式来维护自己那有缺陷的观点。

其实我还挺能理解张东升听到这话的心情。

一个别人眼里的「凤凰男」,小时候拼尽全力做题,长大了又因为喜欢一个人而放弃一切到一个陌生的大城市生活,其实他的心理很容易猜到,就是两个字:

卑微。

尤其他的赚钱能力又跟不上自己的另一半,而另一半和另一半的家庭从来就没看得起他过,所以在他恳求岳父、岳母挽救婚姻的时候,他们说了这样的话:



他们首先想到的,是「我们在物质上没亏待过你」,剩下的就是「女儿的幸福」,至于眼前女婿的情绪,他们没有考虑过,也没想过,更不会安慰。

可想而知,在这样的家庭里生活,他有多么压抑。拒绝同事聚会,专门回家陪老婆吃饭,买了鸡和菜,可老婆一句「我去游泳」就拒绝了。这事不只是那一两天的偶然,而是他生活的日常。

说到这里,不得不夸一下秦昊的演技。



这是他听岳母说上面那段台词的表情,眉头、眼角、嘴角,还有眼镜背后的眼神,全都在展现他的心情,从难过、绝望、思考,到强颜欢笑。

所有人都知道他难过,就连观众都感觉到了,但当面的人没感觉到。所以那种彻骨的冷漠就在这个表情的变化里表现得淋漓尽致,连同他的心情变化,都不过是30秒透露出来的内容。——当然,导演和编剧功不可没,不然也不可能在开局两分钟就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,吓我一跳,让我放下论文专门看了几集。

这部分就不剧透了,可以自己去试试哈哈哈哈哈。

细心的话,完全可以从这部《隐秘的角落》里找到无数的耐人寻味的细节,比如朝阳和严良、普普第一次重逢与之后的对比。



第一次见面,他们之间是隔着一道栅栏门的,朝阳在里面,严良和普普在外边,他们都被关着。严良和普普被正常生活关在门外,朝阳被妈妈和同学关在门外,他们之间也有隔阂。所以在让他们进去之后,朝阳把妈妈的贵重首饰藏了起来。

那时,他们只在屋里,拥挤、憋闷。

等到后来,三个人玩到了一起,朝阳发现妈妈的首饰没丢,严良和普普还帮他打扫了家里的卫生,就慢慢地敞开了心扉,于是三个人的背影都融在了一起——严良和普普还让他站在了三个人的中间。

这时,他们去了屋顶,开阔、舒爽。

这都是些细节,但人物关系、心理的变化,也都藏在了里面。前后呼应之中,一个故事就慢慢地讲了出来。

12集1小时的短剧,容量也没有很大,但每个镜头都有自己的意义——这也是为什么甫一播出,就能在豆瓣拿到9.0分高分的原因——就连片尾曲《小白船》都是剧情的一部分。



朝阳他们之所以卷入这场意外,就是因为录了普普唱的《小白船》作纪念,而《小白船》的歌词也跟这个故事的寓意很像:

蓝蓝的天空银河里,有只小白船 船上有棵桂花树,白兔在游玩 桨儿桨儿看不见,船上也没帆 飘呀飘呀飘向西天,渡过那条银河水 走向云彩国 走过那个云彩国,再向哪儿去 在那遥远的地方,闪着金光 晨星是灯塔,照呀照得亮

严良和普普会走向哪里呢?哪里是云彩国、哪里有晨星呢?



虽然这是一部悬疑片,但我能感受到一种顽强的生命力。

一个是逆境之中的孩子顽强生长的生命。严良带着普普不远千里搭车来到这个城市,只为了看一眼严良的爸爸,再给普普治病。普普失去父母,每年都要坚持给父亲烧几张照片;而且她还懂得知恩图报,也很能感受到身边人的情绪:当朝阳因为新鞋被踩脏而难过的时候,普普会在第二天早期,偷偷把他的鞋擦干净。



再一个是友谊。

朝阳自闭的原因,来自于家庭和同学的双重压力。严良和普普的出现,让他走出了自闭——而他,也给他们提供了住处和事物,以及久违的快乐。这三个人笑起来的脸,真的治愈了一个每天写论文掉头发的我。



还有王景春扮演的即将退休的警察,开头摔伤了,还一直嘴硬,有种「廉颇老矣尚能饭否」的感觉;当他老伴儿让他尽快适应退休的时候,他那种不耐烦和对严良的关心,背后,是一个民警的责任心。「别小民警小民警」,没说出来的半句,是「我是人民警察」。

永远赤诚、永远热忱,这就是无数的你和我、无数的中国人啊。


有用 (0)